导航
在商场摸爬滚打没明白的道理,3天走完88公里戈壁后全明白了 2017年2月15日

领导力到底是什么?书上的理论读过了,不过瘾;

别人的案例看过了,没参与;

拿自己的企业去试错,成本太高;

或许在戈壁行走中,大家才会有深刻的体会。

2016年4月26日至30日,120名中欧EMBA学员,在李秀娟教授、忻榕教授和张逸民教授的指引下,三天行走88公里玄奘之路,在戈壁立体教室里经历危机与压力,接受变革领导力、危机领导力、团队领导力、冲突与决策领导力等理论的醍醐灌顶。而戈壁精神,亦在课程的进行中被提炼出来。

“第二届行动领导力戈壁远征”是第一届课程的升级版。设计课程的李秀娟教授表示,这次戈壁立体教室与2015年最大的不同,是引进了12位中欧“老戈友”和首届课程中的佼佼者作为助教参与,他们和教授一起发挥了很大的作用。

忻榕教授则将“领导力”和“行动”的关系总结为16个字:听而易忘,见而易记,行而易懂,思而易行

我们尝试通过教授、助教和同学的反思分享,来还原课程的部分精髓。


没有目标的船

什么风都是逆风


忻榕教授曾在EMBA课上告诉A1队员刘传辉:现实中,失败的企业或团队,有三分之二是因为没有明确的目标,或者是对目标没有一致的理解或衡量标准。

刘传辉反观这次戈壁课程,有人可能是来修学分的,有人是来体验戈壁风光的,有人把课程当作一次旅行,有人是来挑战自己的,每个人的目标都不一致。他说:“没有统一的目标,一个团队就不能说是团队,而是团伙。”

而目标统一之后,对于之后团队中的冲突和危机管理,就有了明确清晰的规则。在决策时的价值导向就更容易清晰化;在资源和人员的取舍上,才能产生协同效应。许多团队就是在过程中反反覆覆,自相矛盾,在许多决策上,战略思想前后不一致,在时间和体力的压力下,内耗过大,走向情绪负循环。

作为一名“老戈友”助教,王晓卉如此讲述他的心得:想夺冠的未必能胜,但不想夺冠的一定不会夺冠。他说:“相信大家在体验这个课程以后,会对目标的意义,对战略的方向,都有更深刻的理解。”

另一位“老戈友”迎旭,是B4队的助教,他所带队伍的成员来自同一个班级,他们的口号是:除了爱一切都不重要。选队长时,B4队选了唯一的女生,男生们都客气谦让,过程中,队员出现了各种状况,大家也特别包容,让个人自由决定自己的脚步。

B4队最终成绩垫底,这对队员的刺激很大,他们在赛后分享中都很吃惊,反省得也尤其深刻。

A3队员曹国平将戈壁经历与现实联系,他说:“由于环境和条件的不足,我们常常目标含蓄,但远大的目标有强烈的正向激励意义,我们需要重新思考企业的目标。”


戈壁就是一个实验室


课程进入到第二天,有一项可选任务,一共12个队,11个队都完成了,但A1队在权衡之后,选择了放弃。恰恰是这个决定,导致了全队团队士气的奔溃。A1成员刘传辉说,这可以引发一个话题:如何面对绝望。他说:“意志力总是在绝望中被摧毁的,在绝望来临时不要发脾气,要面对、接受、应对、解决和放下。”

李秀娟教授如此谈论A1队的放弃:团队里只要一两个成员发出负能量,大家都会受影响;而如果有几个成员继续前行,大家也都会跟随。在关键时刻,最需要领导力发挥正能量的作用。

“情绪已经超过理性,并且这个队伍里根本没有人给出理性的声音。”李秀娟教授说,“个人情绪上升为个人的决定,影响了团队情绪,并最终成为了团队的决定。”

很多时候,人们在冲动下做出决定,没做好压力下的情绪管理。这些都是在企业里会遇到的问题,而戈壁就是一个实验室。

B6队助教张继军说,作为“老戈友”,他在队中年龄最大,但走得轻松,起到了标杆和鼓励作用。他的精力充沛得以启发其他队员:健康以及健康的生活方式,对家庭、事业乃至人生是多么重要。

另一方面,B6队中有位队员体重过重,张继军曾担心他88公里全程走不下来。但一路上,尽管伤痕累累,这队员仍咬牙沉默前行,冲刺后在终点泪流满面。这让张继军感悟到:精神的力量何其强大,并且人的潜能远远超过你的想象。


冲突的价值:

突破团队的“伪和谐”


范惠深是B5队伍的“戈友”助教,他总结过,助教在课程中的作用是观察、分享、总结、提升。他在课程中观察到,B5队的领导者为了团队能安全到达终点,设定了较低的速度目标,没有太多考虑精英的意见。因此,团队内优秀的人员和较差的人员产生了冲突。

另一位参加过“领一”课程的助教姚天程,他发觉所在B3队的成员都较谦和,尽量避免冲突,欲望不强,狼性不足,因此未曾融合成一个真正的团队。依据助教“不干涉”规则,姚天程只是在第二天晚上给了队员们一点提醒,加了些火,让他们说出自己的想法,把冲突爆发出来。但最终来看,一是提醒的时间晚了些,二是火加得不够,冲突没有爆发出来。

李秀娟教授说:“能最早引发冲突的团队,往往是绩效最高的。”

A3队员陈人本身具有重视团队和谐,回避冲突的个性,在领导力的提升上一直有所制约。在这次戈壁课程中,他看到了冲突的价值,看到了一些“伪和谐”团队的曲折和错误,看到了有不同背景、不同特长的队友组合的意义。

A3队在头天晚上有关于某项任务的激烈冲突。陈人认为,这类对事不对人的冲突,在本质上是更加有效的沟通:让团队成员能够更加明确地表达诉求,揭开面具表现本我;让领导者能够更加有效地求同存异,找到团队的共同目标,且发挥成员所长。

另一位A3队员曹国平则说,A3队在初期过分的讨论和迟缓的决策,影响了最后冲刺。他对此的反思是:无论在课程、游戏或是企业的实际管理中,都会面临变革和危机,面对大量的决策需求,正确和快速的决策在很多时候是取胜的关键。


领导力是无止境的修行


许多人带着实际问题来戈壁,比如A3队员司继成,他的企业需要转型升级,而中层团队似乎失去了动力,开始内耗,如何激励和帮助团队困扰着他。在戈壁课程中,他或多或少找到了答案。

复盘过程中,作为最终夺冠队伍A3队的一员,司继成对“一个清晰、共识的目标能凝聚团队、激发斗志”感受深刻。他意识到为什么很多下属员工,在创业8年后失去了斗志。

“他们失去了明确的方向,当然眼睛就盯着自己面前的一摊事情。” 司继成说,自戈壁返回后,他要做的是重新梳理企业的战略计划和规划,让中层团队对这种变化有所期许。

戈友助教王晓卉的一番提示让司继成感动且共鸣。王晓卉说,要迎接改变,激发潜力,从冲突中走向新的高度,企业不能害怕改变、畏惧改变,要拥抱这些不确定性,从而变化创新。

A6队员黄胤菲在戈壁的收获是“发现真我”。赛程第三天,A6队的徒步成绩是当日第一,而此前两天,他们的成绩是第六、第九。黄胤菲说,她曾是队里的短板,团队的速度被她拖慢了,当有队员建议她带队走第一位时,情况徒然转变。

“第三天的比赛特别难以置信,我们以第九顺序出发,由我带头一路狂奔。” 黄胤菲说,“我是一个好强的人,且需要被认可和信任。”A6队的“戈友”助教徐卫东点拨她:“你在团队中不自觉的表现是你日常的映射,是现实的角色。”

同为A6队的成员范利萍感谢这次课程,她在小组复盘中看到了真实的自己,以及今后要修炼的方向。她说,付出和帮助他人是幸福感的真正来源,而她自己的修行还停留在自我察觉和自我约束的层面,缺少换位思考和同理心。

声明:文章转载自中欧EMBA微信公众平台。